TXT下載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在黃泉有座房在線閱讀 - 第六百九十八章︰楚界碑(兩章合一)

YouTuber暴力测试折叠屏新机Moto Razr:画面不忍直视

書迷正在閱讀︰、、、、、、、、、、、、
        “帝國佔據這將近928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以及遼闊無垠的海域,只是絕大部分都是以自制國的方式管理。

        偌大的地域疆土,帝國的核心,則是聖地亞斯,那里集中了最高等的學府,為帝國研發出各種軍用戰備、

        有最頂尖的工業人才,靈能人才等等……”

        船艦上,馬卡洛夫坐在丁小乙的面前,手里捧著一杯紅酒,和丁小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在他的形容下,聖地亞斯,完全就是一個天堂。

        人類對于靈能的應用,已然達到了匪夷所思的成熟。

        傷靈類級別的靈能,可以從事基礎工作。

        凶靈級則可以進階參與某些大型工程,也可以在軍隊里擔任士兵,每月有足夠的補給。

        而惡靈級,路子就比較寬廣一些,在軍方可以擔任下級指揮官。

        即便不加入軍隊,還有大量的高薪工作可以選擇。

        至于災靈級的高手,待遇則更好。

        災靈往上,那就是帝國頂尖的戰力,數量一只手都能數得過來那種。

        馬卡洛夫所知道的那位,就是帝國的大元帥以及當今的先知。

        至于其他人,他雖然偶爾有听說,卻知道的不具體,甚至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馬卡洛夫說完,丁小乙默默晃動著手上的紅酒杯,滿臉默然,似乎並沒有太多觸動。

        但內心,卻早已經掀起驚濤駭浪。

        代差也太大了些。

        按照馬卡洛夫的說法,災靈在彝人族那里,都幾乎要常態化。

        龍級也並不稀有。

        馬卡洛夫不過只是一個下級軍官,就知道兩個。

        但他相信,龍級的數量絕不僅僅只有他說的那麼稀少,他相信馬卡洛夫沒有刻意去隱瞞,但他不知道,不代表沒有。

        更不要說,全民皆是除靈師這樣的可怕差距,聯盟連拍馬都未必能追得上。

        可笑那些家族之間,還在為自家老人突破了災靈而沾沾自喜。

        虧是兩者之間相隔的太遠。

        否則真要是打起來,人家只怕出動一部分軍隊,就能把聯盟打的支離破碎。

        “你問我這麼多的問題,能回答我一個問題麼?”

        馬克洛夫無法從丁小乙的臉上看出喜怒哀樂,心里也吃不準這個家伙究竟在想什麼,于是鼓起勇氣的開口問道。

        “什麼?”丁小乙抬起頭。

        “你們!你們來這里究竟是什麼目的?”馬克洛夫沒有繞圈子,很直接的詢問道。

        听到這,丁小乙終于笑了,他喜歡這個馬克洛夫,對方是個耿直的家伙,或許是這家伙身上軍人的作風,令自己一點也生不出厭惡感。

        要知道原本他可是打算把這家伙丟進靈能空間當韭菜來養的。

        現在麼……他改變主意了。

        只見他笑著道︰“如果我說,我是來找老婆,你信不信?”

        馬克洛夫愣了下,目光凝視在丁小乙雙眼上,雖然這是一個很離譜的借口,但他真摯的眼神,令馬克洛夫心里居然選擇了相信他。

        于是他默默低下頭,猶豫了很久似乎終于鼓起了勇氣︰“其實……我……還有個妹妹。”

        此話一出,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嗡!!!”

        站在馬克洛夫身後的獨眼龍等幾位艦長,默然無聲的把刀緩緩抽出來。

        看著馬克洛夫這個家伙,眼神格外不善。

        甚至一些海盜更是心里依然開始琢磨起來,要用海盜最殘酷的刑罰【血鷹】來對付這個混蛋。

        “   !!”

        就連在甲板上剁魚肉的屠夫,下手都越發越重,直至連帶厚實的砧板一並剁成肉沫。

        馬克洛夫此時注意力全在面前的青年身上,沒有留意到周圍不善的氣氛。

        看到丁小乙神情呆愣在那里,他心里頓時有些焦急起來,趕忙熱切的推銷道︰

        “我妹妹雖然是混血,但她擁有三分之一的純血血統。

        她很漂亮,才十五歲,已經擁有惡靈上品的實力。

        剛剛從帝國高等學府畢業,而且……她還是個處女。”

        話音落下,只見丁小乙終于回過神了,他伸手輕輕一撥,像是驅趕蒼蠅一樣,晃了下手。

        馬克洛夫忽然感覺頭皮一涼,下意識伸手摸了下腦袋,卻發現自己的腦袋後面,居然少了一撮頭發。

        “砰!”

        與此同時,一把大刀,卻是不知道從什麼角度飛馳下來,刀刃筆直的插在了甲板上。

        丁小乙斜眼掃了一眼旺財,頓時旺財心有神會的,揮揮手,示意這些艦長們稍安勿躁。

        這時候馬克洛夫忽然打起一個冷顫,這時候才意識到,周圍海盜們看自己的眼神,如此猙獰凶狠,仿佛如果隨時可能把他給撕成碎片。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還不死心。

        他的妹妹非常優秀,兩人雖然不是一個母親,但關系卻格外的好。

        就憑三分之一的純血血統,就足以令絕大多數貴族願意放下身段,拿出巨大的彩禮來迎娶她。

        只是馬克洛夫對于那些浮夸的貴族一點都不喜歡。

        所以听到丁小乙的話時,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把這個年輕人變成自己的妹夫。

        或許不可能。

        但萬一呢??

        萬一賭贏了,自己豈不是血賺翻天了?

        只見馬克洛夫居然還從錢包里拿出了他妹妹的照片遞給丁小乙。

        丁小乙大大方方的接過照片。

        看了一眼後,點點頭︰“確實很可愛!”

        照片上的少女卻是很可愛,棕色的長發,一雙赤紅色的眼楮,是個可愛的小妹妹。

        “只是,你可能誤會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是來這里接我老婆回家養胎的,我已經結婚了。”

        听到這,馬克洛夫的臉色瞬間變的尷尬起來。

        將照片還給他,丁小乙已然不打算再和這個家伙憨憨聊下去了。

        示意旺財,送他回房間休息,哦,單獨的房間,還必須親自囑咐獨眼龍照看好他。

        不是為了防止這家伙逃跑。

        他是怕如果不讓人守著,估計第二天這家伙就要神秘的消失在這條船上。

        畢竟人還有用,可不能死在這里。

        送走了馬克洛夫後,丁小乙站起身,迎著海風深吸口氣。

        空氣中那一縷奇異的香味飄來,比之前來說,更加濃郁了許多。

        這不禁令他心思火熱起來。

        命令獨眼龍加快航速,同時再次喚出大眼珠子,直奔向前方去探路。

        大眼珠子的速度,自然是遠遠超過了艦隊。

        但即便如此,也是足足飛馳了半個鐘頭,才遠遠的看到一條海岸線。

        示意船隊暫時停船。

        丁小乙喚來幾位艦長︰“就到這里了,前面就是陸地,我先上岸去找找看,你們則留意海面的一切動靜。”

        “讓我去吧!”

        “我也去!”

        幾位艦長聞言,立即紛紛表示可以跟隨丁小乙出發。

        但丁小乙全部否決了他們。

        前面情況不明,他沒必要帶那麼多人,人數多了反而礙手礙腳。

        況且這里人生地不熟,這麼大的一支艦隊在這里,若是沒有足夠的高手坐鎮,萬一被人一鍋端了,自己找到玉娘後,又該怎麼和玉娘交代。

        所以他的只打算帶幾個機靈的,實力不需要強,中等偏上就可以,這樣不會引人耳目。

        如果發生了什麼情況,自己帶著旺財的本體,隨時都能通過它來和獨眼龍這些人保持聯系。

        幾位艦長雖然不甘心,但也知道,他們災靈的身份,有些太惹眼了。

        于是紛紛把自己手下最精明的一伙人喚來。

        丁小乙從里面挑選了七個人,揮手將他們先收入自己的靈能空間內。

        這時候旺財低聲道︰“主子,馬克洛夫那個傻子你還是帶走吧。”

        也難怪旺財會這麼為難。

        就憑馬克洛夫這個傻瓜,敢當著一眾海盜的面,公然挖自家團長的牆角,估計這時候,想要把他活剮的海盜,這里有一個算一個,多如牛毛。

        丁小乙在這里鎮著還好,可若是離開了船。

        就憑他一個狗頭軍師,又何談能鎮壓的住呢。

        別以為一紙禁令能奈何得了這些海盜,要是他們這麼听話,還叫什麼海盜。

        都是刀口舔血的人,真要是豁出命把馬克洛夫給剁了,到時候是殺是剮,也沒人會皺一根眉頭。

        “好吧!”

        他知道這件事是個誤會,但總是因自己而起,索性還是帶著吧。

        讓人去喚來馬克洛夫時,旺財忽然想起了什麼,拉過來貝蘭上前道:“對了,貝蘭也帶上吧,他是商人,口才不錯,或許能幫上主子!”

        旺財這時候,把貝蘭也帶過來。

        只見貝蘭立即噗通一聲跪下來︰“請主子成全!”

        貝蘭心里清楚這一趟或許會有危險,但若是能以此得到主子,少奶奶的青睞,以後前途必然高枕無憂。

        這是自家干爹給自己鋪的路,他沒道理不走。

        看著跪倒在地上的貝蘭,丁小乙心里頓時感嘆萬千,心想︰“當初你要不是貪圖富貴享樂,早有這份敢拼敢闖的心思,何至于把自己的命根子都給搭上呢?”

        “那就一起吧!”

        說著揮手連帶貝蘭和馬克洛夫一起收入靈能空間中。

        囑咐好眾人注意隱藏之後。

        丁小乙撕裂開一道空間裂痕,身影迅速消失在眾人面前。

        撇開了那些海盜後,丁小乙的速度驟然加快到了極致。

        身影不斷穿梭在裂縫之間,從空間裂痕中出來的下一秒,往往腳不佔地,人就再次穿梭空間遠遠遁去。

        這樣高頻率的使用規則之力。

        換做一人,只怕早就累癱在地上。

        丁小乙僅僅只是吃了顆普通的靈能丹,連停頓片刻停頓都沒有,便是繼續往前趕路。

        往往幾座山岳的距離,頃刻而過。

        然而就在這時,正處于穿梭空間的過程中,忽然空間出現了猛烈的扭曲。

        仿佛被一股力量強行掐斷掉了與另一端的連接。

        “不好!”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他心神一驚,迎著前方隔空一拳砸上去。

        一團白色的火焰,覆蓋在他的拳頭上。

        隨著一拳砸向面前虛空,火焰中迸發出,寂滅和光芒兩種截然不同的規則力量。

        “ !”

        頓時虛無中傳出一聲崩裂聲,似乎像是有什麼東西被他震碎開。

        隱隱約約的丁小乙听到虛無中傳出一陣驚呼之聲。

        但這時他也無心去留意,趁著那股力量片刻的被阻斷的間隔,立即從虛空中逃遁出去。

        “好險!”

        一出空間裂痕,他頓時長出口氣。

        這種跨越距離極長的虛空遠遁,雖然方便,但也有很多弊端在里面。

        就如方才,有人居然發現了自己,並且以一種奇特的力量對自己進行干擾。

        如果不是他一拳擊潰了那股力量,一旦通道被掐斷,自己可能會被困在虛無中很久一段時間才能爬出來。

        “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這樣的高手!”

        即便早早心底里就有了預料,可沒想到剛剛進入這里,就被上了一課。

        目光放眼四周一瞧,才發現,眼前居然正是一片山野。

        而在自己身後不遠的地方,居然還立著一面石碑。

        更意外的是,石碑上居然正烙印著一枚拳印。

        “我的拳印!!”

        他走上前,能感覺到拳印上此刻還能感受到滾燙的熱流。

        難道……方才阻斷自己的力量,是通過這枚石碑發出的??

        想到這,他仔細一瞧上面歪扭扭的寫著兩個字。

        自己卻只能連蒙帶猜的,認出下面是一個‘界’字。

        于是喚醒旺財,指著上面那個字問道︰“這是什麼字??”

        旺財醒來後一瞧,愣是看了半天,才猶猶豫豫道︰“主子,這可能是個界碑,上面寫著可能是楚。”

        “楚界!”

        他試著連起來念道。

        “應該是,若是界碑,主子還是盡快離開好,界碑被動,一定會驚動附近的守衛,到時候徒增麻煩。”

        旺財說的不無道理,自己雖然不怕,但目前最要緊的還是找到玉娘。

        其他的事情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于是一轉身就消失在樹林里,有了方才的事情,他不敢在輕易動用長距離的空間穿梭,但身影不斷挪移,速度一點都不慢。

        而在此刻。

        黔陽陰虛宮里,卻是一場混亂。

        只見偌大的宮樓內,擺放著無數面偌大的銅鏡。

        每一面銅鏡中映照出的畫面截然不同。

        而就在方才一面銅鏡碎裂。

        說明有人強行越過了楚界。

        一位老人急匆匆的走出來,老人也不知道多少歲,只見臉上滿是斑痕,枯瘦的臉頰,唯有一雙眼楮,炯炯有神,暗藏精芒。

        身披青色長袍,寬大的袖口繡著陰陽魚的圖形。

        走起路來,在光線的變化下,陰陽魚更像是活了一樣,緩緩轉動。

        頭頂帶著一口玉冠,一把劍形的發釵,將長發固定起來。

        邁步走出宮樓後,立即喚來了一對黑甲侍衛︰“快,讓人馬上去查,此人實力很強,可能是秦國奸細,務必活要見人死要見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