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都市小說 - 隱形學霸超A的在線閱讀 - 第619章 懷疑人生

广州市指定22家酒店接待湖北籍游客

書迷正在閱讀︰、、、、、、、、、、、、
        另一邊杜西光回到了千和市,從車站了來後,就坐著小三輪風彩車去了市郊區的一個巷子里,然後他尋著記憶找到了一戶門前,敲了敲門。

        很快門就開了,出來了個男人。

        男人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問道︰“有事嗎?”

        杜西光對他說道︰“幫我找個人。”

        男人打量了他一眼,點了點頭,問道︰“有範圍嗎?”

        杜西光點頭道︰“應該在省內,在某個黑工廠里。”

        男人點了點頭,邊轉身往屋里走,邊問道︰“男的女的?多大年齡?哪里的人?”

        杜西光跟著進去,回道︰“女的,十八了。千和白嶺鎮的人。”

        男人從屋里的一張桌子上拿了個本子和一支筆出來給他︰“你寫一下她的信息,你自己的收信方式。不管查到多少,一個星期內我會先給你回個信息。”

        杜西光接過筆,翻開本子開始在空白頁里寫下那個人的信息。

        姓名︰凌文嬌,18歲,白嶺鎮凌家村人。父親凌洪,母親夏雨蘭,大弟凌文海14歲,小弟凌文豐10歲。

        寫完這些後,杜西光把筆放在本子上遞給男人。

        男人拿來看了一眼那個名字,接著眼楮突然一閃,然後他表情詫異的掃了兩眼杜西光,出聲問道︰“你要找凌文嬌?白嶺鎮的凌文嬌?”

        杜西光一听他這話,疑惑的抬眼看他,因為他覺得這男人話里的語氣似乎表示他認識凌文嬌這個人?

        “沒錯。我找的就是這個人……你認識???”

        男人笑了笑,然後把這頁信息撕了下來,一邊轉身去找火機一邊說道︰“你要找的這個人在哪里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她在哪,不過你為什麼覺得這個女孩子會在黑廠里呢?十八歲,不是在讀高三嗎?”

        他對杜西光一來就讓自己去一些黑廠里找這個凌文嬌這點有點好奇,為什麼這小子會堅定她現在會在廠里?

        對于男人的話,杜西光只關注前面的半段︰“她現在在哪?”

        接著他才疑惑男人後面的問題,腦子里微微思索起來。

        這個男人為什麼會認識凌文嬌,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還沒有交集才對,就算認識那也是十幾年以後的事了吧。而且他為什麼要懷疑自己的信息呢?這表明他覺得自己給的信息是錯誤的,哪里錯了?他是不是知道什麼?

        他知道這個人收集情報很拿手,但一般不是他的目標的人物,他應該也不會知道才對。

        但他看到這個名字的第一反應顯然不是那樣,他那反應很顯然就是認識自己要找的這個人。

        “她當然在學校啊?其實你要找她直接去白嶺高中找就行了,不用跑來我這里花錢找的。今天這個消息算我免費送你吧,不收錢。”男人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回了一句。

        還以為今天會接到工作的,不過現在看來,這筆生意要黃了。

        杜西光皺著眉,懷疑的盯著他問道︰“你怎麼知道她還在讀書的?”

        男人輕笑一聲道︰“現在全市沒人不知道她了,我看你是剛從外地回來的吧?前段時間這個叫凌文嬌的阿妹,剛把她親媽告到了法庭上讓親媽坐牢了。誰不知道?你現在隨便出去問問,看還有誰不知道的。”

        杜西光中完後,眉頭皺得更深了︰“你在開玩笑嗎?還是說……你說的這個凌文嬌和我要找的這個,不是同一個人吧???”

        怎麼可能???一定是搞錯人了吧,同名同姓的人這世上也有很多呢。

        要是那個女人當初有這本事,還會被親媽嫁給那個惡老師當老婆嗎?而且他記得她年輕的時候,性格是非常懦弱、逆來順受的。

        男人找來了火機,但是沒直接點火,而是把手上撕下來的紙看了看,說道︰“如果她的父母叫凌洪和夏雨蘭的話,那就不會錯。因為坐牢的那個女的,就叫夏雨蘭。不信你去問問別人,或者直接去她家周圍問問吧,無人不知現在。”

        杜西光听完後,一頭問號的看著他。不知道是自己耳朵出問題了?還是這個世界出問題了?

        但听這個男人信誓旦旦的語氣,並不像是在開他玩笑啊。

        他遲疑的看著男人再次確認︰“你說的是真的?”

        男人有些沒耐心了,道︰“嘖~當然是真的?我都說了,你不信可以去問別人啊?我騙你干嘛?還有,你找她干嘛?你們什麼關系?”

        杜西光想了想道︰“就……多年不見的朋友吧。所以,你說的都是真的對嗎?她真的讓她媽去坐牢了?為什麼???”

        男人這才拿著火機把那張紙燒了,應道︰“哦,因為她那親媽把她賣給了人販子,她從人販子手里逃出來了,然後就報警把親媽和人販子一起抓了。第一次听到有女兒報警把親媽抓起來的,這件事別說千和市了……周邊幾個市都傳開了呢。所以我叫你出去問問別人,不用在我這里浪費時間。”

        然後杜西光頂著一頭問號從男人那里出來了,一臉的無法理解自己听到的事情。

        為了確認這件事,他一路上又找了幾個書報攤買水,然後打听這件事。一路打听下來,果然這事都傳遍了。每一個書報攤老板一听他問這事,都眉飛色舞的跟他講了起來。

        可以說是本市成立以來第一樁女兒大義滅親來滅親媽的新聞了。

        要不是那個人的名字和父母的名字都對上了,他真的不覺得這是同一個人。

        一頭霧水的又從千和市坐車回到白嶺鎮,他急沖沖的跑去高中才知道今天星期天,人家學生放假了。

        于是他跑到學校門口的小店去打听了一下,老板一听他問是誰,立即就說了一堆關于凌文嬌的事跡。

        越听杜西光越是懷疑人生,突然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難道他不是重生回到自己大學的時候,而是穿越到了另一個時空里???變成了另一個時空的自己了嗎???

        小說電視不都是這樣寫的嗎?

        那如果是這樣,那他要找的那個凌文嬌,還是他要找的那個阿文嗎?如果不是同時空的,那不就等于是另一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