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都市小說 - 醫錦生香在線閱讀 - 56重金酬謝

56重金酬謝

書迷正在閱讀︰、、、、、、、、、、、、
        馮袖接過藥方,千恩萬謝,又從袖中掏出準備好的兩百兩銀票塞到姜辭手里︰“這是診金,還請姜娘子務必收下,若寶珠病情有所好轉,我還有重金酬謝。”

        “這診金太高了,這樣吧,等葉姑娘病情好轉,二太太帶酬謝我也不遲。”

        “不不不……”馮袖生怕她不肯盡心,“還請姜娘子務必收下,否則我心難安。”

        不要說兩百兩,只要能醫好她女兒,就算兩千兩,兩萬兩,乃至她身上所有的財富她都願意去換。

        姜辭見她如此堅持,也就不好推辭,先收下了銀票,又叮囑了她一番注意事項,便要告辭了,就在她準備離開之際,葉慕九突然喚了她一聲︰“姐姐……”

        姜辭轉頭看她,她弱弱請求道︰“不要將我中了鉛毒之事告訴旁人,娘你也是,否則大舅舅知道了他心里一定過意不去。”

        “……好。”

        想不到這葉姑娘還挺善良,都病到這樣的地步還為他人著想。

        這是別人家家事,她一個外人不好插嘴,只負責醫好她就行了。

        ……

        回到家時,已過了戌時五刻,還沒進屋就听到十五“哇啦,哇啦”哭的凶,姜辭洗了一把手,趕緊伸手將十五從乳娘懷里接了過來。

        “十五乖啊,娘親回來了,十五不哭不哭。”

        十五果然不哭了,睜著一雙滾著淚滴圓的眼楮,撇著一張可愛的小嘴,委屈巴巴的望著她。

        姜辭心疼的吧唧一口︰“娘親香個,我家十五最乖了,今天是娘親不好,回來遲了。”

        這一香,十五下撇的小嘴漸漸向上翹起,洋溢出一個歡快的笑容,還沒笑完,就從鼻孔里吹了一個泡來,“啪”的一聲炸了。

        “哈哈……”姜辭瞬間被她萌化了,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一邊為她擦鼻涕,一邊道,“我家十五就是可愛,就連冒出來的鼻涕泡也可愛。”

        在一旁的乳娘笑道︰“姐兒自然最是可愛,不過一到晚上沒有少奶奶在身邊哄著就是不行,連嗓子都哭啞了,以後少奶奶可得早些回來。”

        “嗯。”

        姜辭剛答應完,早已哭到疲累,見不到姜辭卻堅持不肯睡覺的十五張著小嘴打了個哈欠,眨巴了兩下眼楮,突然就睡著了。

        姜辭輕輕將她放進搖籃里,剛放好,文紫就端了一碗蝦皮雲吞走了進來,聲音有些沙啞︰“少奶奶,這是向嬤嬤特地給你準備的,怕你回來餓。”

        姜辭讓乳母搖搖籃,自己走到桌邊正要坐下,忽一眼瞥到文紫眼楮紅紅的,她疑惑的問道︰“文紫,你怎麼了,哭過了?”

        “……哦。”文紫趕緊垂下頭,掩飾了情緒,“沒有,剛被風吹迷了眼楮。”

        她一回來,就被先一步回來幫著乳娘照顧十五,再順便弄晚飯的向嬤嬤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因為少奶奶沒有一起回來。

        她知道向嬤嬤害怕少奶奶再被什麼人擄走了,心里也暗自後悔不該讓少奶奶一個人跟著李婆子她們去,所以並不敢反駁一句,被她訓的也不覺得有什麼委屈。

        她哭是因為剛剛姑娘帶著文絹和釵兒來了一趟,說要回長陵去了,順便路過洛河鎮來看看。

        姑娘本想偷偷瞧少奶奶一眼再走,只是左等不來,右等不來,眼看著時辰已晚不得已離開了。

        幾日不見,姑娘又清減了許多,這一別,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長陵服侍在姑娘身邊才哭的。

        姜辭以為自己一眼看穿,想她定是因為挨了向嬤嬤的罵才哭的。

        自打自己失蹤以來,向嬤嬤一直心有余悸,生怕她再有個意外,平時若夫君不陪在身邊時,她都寸步不離的跟著,後來文紫來了,向嬤嬤才略微放松些。

        不想今日,她竟叫文紫一個人回來了,也是她考慮不周。

        她嘆息一聲,勸慰道︰“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嬤嬤她老人家年紀大了,經不住一次又一次的驚嚇……”

        “原來少奶奶還知道奴婢年紀大了不經嚇。”

        一語未了,向嬤嬤耷拉著眉眼,有些不大高興的走了進來,手里還捧著一盆剛洗淨的豬胰子,並不敢十分擺臉色,只是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姜辭。

        “怕是再嚇個兩次,奴婢連老命也嚇沒了,少奶奶,不是奴婢要僭越犯上,奴婢實在是怕了,下次出門身邊一定要帶著人才行。”

        姜辭知道向嬤嬤一心為她好,也知道她年紀大了難免絮叨些,便從善如流道︰“嬤嬤說的很是,只是……”她話鋒一轉,“若不派文紫回來傳話,恐怕嬤嬤到時還是要擔憂我怎會回來的這麼晚。”

        向嬤嬤被噎了一下,有些無奈道︰“奴婢也是擔心少奶奶的安危,看來家里還需再多請幾個人,省得人手不夠,況且……”

        她將手里捧著的豬胰子放到姜辭日常工作的案幾上,繼續絮絮道,“這些日子少奶奶實在受累,里里外外忙個不停,少爺心疼的緊,臨走的時候吩咐奴婢再多請幾個人打打下手,讓少奶奶不要心疼銀子,銀子少爺自己會想辦法湊來。”

        姜辭立刻從袖子里掏出銀票朝向嬤嬤眼前一揚︰“銀子已經有了,這里有兩百兩,再加上今日賺的,再多請幾個人不成問題。”

        向嬤嬤原還以為姜辭肉疼銀子,沒那麼容易說服,沒想到她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半是高興半是驚奇的問道︰“這麼多銀子哪來的?”

        “今晚的診金。”

        “診金?”向嬤嬤更加疑惑,“這麼大手筆,少奶奶這是救了什麼人?”

        “葉家的九姑娘。”

        向嬤嬤和文紫對視一眼,臉色俱微微一變,向嬤嬤又故作不知的問道︰“哪個葉家?看來定是個大戶人家。”

        姜辭如實道︰“西陵葉家,這診金就是葉家二太太給的。”

        向嬤嬤和文紫臉色又變了變。

        怎麼這麼巧?

        少奶奶醫的人竟是葉家的九姑娘葉慕九,馮袖的女兒。

        雖然帝都長陵與西陵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相隔甚遠,自打馮袖嫁到西陵葉家,便漸漸與王妃少了往來,一年到頭都見不上一面,但她一定認識世子爺,也認得她和文紫。

        她竟然帶著葉慕九來了洛河鎮,若哪日不小心撞見,穿幫可怎麼得了?

        幸虧文紫沒跟著去,否則讓馮袖認出來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