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其他小說 - 我在豪門當夫人在線閱讀 - 127、招人恨?(二更)

浙江、江苏、上海等19省份重点外贸企业复工率近100%

書迷正在閱讀︰、、、、、、、、、、、、
        一行人回到休息的地方,坐在原地的幾個人看著帶著墨鏡悠悠閑閑地走過來的冷颯宋朗忍不住輕笑了一聲,“看來傅兄說得沒錯,少夫人確實吃不了虧。”其實他們剛才並沒有看清楚後面冷颯對蕭南佳做了什麼,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的,冷颯抽蕭南佳兩鞭子那一幕都正好因為跑馬場的角度問題而被擋住了。

        最後三人也只看到了冷颯輕輕往蕭南佳的馬背上拍了一下。那一下都算不上用力,可算得上是相當克制了。

        冷颯抬頭看了一下當空的太陽,有些懷疑自己會不會被曬出個白色大眼眶。這下午的太陽還是有點太大了啊,冷爺的防曬霜呢?

        “少夫人果然騎術了得,佩服。”宋朗笑道。

        曬不到太陽了冷颯也松了口氣,取下墨鏡對宋朗笑道,“宋少過獎了,跟宋少比起來只怕還差點。”

        宋朗笑道,“一會兒咱們再試試?”

        “好呀。”

        “爽快!”宋朗對坐在對面的傅鳳城挑了挑眉豎起了大拇指稱贊。

        蕭軼然三人也磨磨蹭蹭地回來了,看到蕭南佳還紅著的眼楮其他人都沒有說話。

        宋朗饒有興致地看了幾眼,龍鉞更是只淡淡地掃了一眼就直接轉開了。顯然他對剛才在跑馬場里發生了什麼絲毫不感興趣,就算冷颯真的做了什麼他也不會理會。

        倒是張靜之還算有風度輕聲關心了一句,“公主這是怎麼了?”

        蕭軼然翻了個白眼,“沒什麼,跑馬輸了心情不好唄。”

        沈斯年皺了皺眉,看向冷颯的目光多了幾分深思,“三皇子,公主想必是嚇到了。”

        沈斯年也沒有看到冷颯打蕭南佳,不過之前冷颯一直拉著蕭南佳他們是都看到了的,這個動作如果不是像宋朗那樣騎術精湛的人是相當危險的。

        蕭南佳一個嬌生慣養的公主,被嚇到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很顯然,沈斯年也不太相信冷颯會當眾用鞭子抽蕭南佳,但是他也看得出來這位傅家大少夫人絕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蕭軼然輕哼了一聲,心中暗道沈斯年還是太天真了,蕭南佳如果能被這點事兒嚇到就好了。

        蕭南佳一把推開站在自己身邊的蕭軼然,怒氣匆匆地瞪了冷颯一眼,然後看向了傅鳳城,“傅鳳城,你們傅家想要做什麼?冷明想謀害本公主!”

        冷颯眨了眨眼楮,喲 ,這公主殿下挺會把問題無限升華的呀。

        現在的氣氛一凝,蕭軼然的表情都在一瞬間凍結了。

        傅鳳城慢慢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蕭南佳,目光有些漫不經心地從她身上掃過。

        “謀害公主…有什麼必要嗎?”傅鳳城淡淡道。

        冷颯就坐在傅鳳城身邊,看著蕭南佳瞬間扭曲的表情突然就樂了。

        雖然傅鳳城這狗男人有時候嘴欠得讓人想抽他,但是看他懟別人的時候就能夠體會到無限樂趣了啊。

        冷颯將頭往右邊偏做出要靠著傅鳳城肩頭的模樣,再次看到了蕭南佳眼底的火光。

        冷颯表情無辜,“朝陽公主,您在說什麼呢?你可別嚇我我膽子小呢,我什麼時候謀害公主了?”

        膽子小?

        傅鳳城驀地想起了安瀾大學校慶那天晚上以及次日凌晨某人騎著摩托車追汽車,一槍斃命讓孟復升死不瞑目的事情。

        不自覺地摩挲著指腹,傅鳳城眼神幽深。

        “卑鄙!”蕭南佳咬牙切齒,“你別以為自己能逃脫!就算你不承認,也有人看到了!”

        冷颯眨了眨眼楮,“誰看到了?”有沒有人看到難道她不知道嗎?

        再說了,隨手抽了兩下而已怎麼就是謀害公主了?這年頭謀害公主又不值錢。

        宋朗笑道,“公主大概是跟少夫人開玩笑的?我們什麼都沒看見啊。張靜之,你說呢。”

        張靜之搖搖頭,“公主想必是開玩笑的。”

        龍鉞嗤笑了一聲,根本就不回答這種問題。

        蕭南佳不可置信地瞪著眼前的幾個人,“你們包庇她?!”

        張靜之好脾氣地說,“公主如果不相信,可以問問旁邊的其他人。我們這邊…確實沒看見什麼。”

        這個跑馬場相當的大,確實有一段地方如果角度卡得好他們這邊是看不清楚具體動作的。

        其實比起冷颯張靜之是更相信蕭南佳的話的。但是他也知道,蕭南佳只怕拿不出證據來,他也沒有那個興趣為了蕭南佳的爭風吃醋去跟傅鳳城杠上。

        這個公主…太蠢了。

        “你們……”

        傅鳳城突然開口,“夫人有沒有謀害公主我不知道,請公主解釋一下剛才為什麼要朝我夫人揮鞭子。”

        冷颯打蕭南佳沒人看見,但是蕭南佳對冷颯揮鞭子可是所有人都看見了的。

        如果不是冷颯騎術不錯有自保能力,說不定當時就被嚇得掉落下馬了。

        冷颯在心中慎重地考慮了一下要不要當眾表演一個“嚶嚶嚶”,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她真的不是青狐那種戲精。

        而且,冷爺的形象高貴不可侵犯!

        不能讓人覺得她是一朵弱柳扶風的白蓮花。

        頂著眾人質疑的眼神,蕭南佳的心態終于崩了。恨恨地瞪了眾人一眼,嗚咽了一聲將手里的馬鞭一扔轉身跑了。

        “……”

        沈斯年輕咳了一聲,“我去看看。”轉身也跟了上去。

        哦?冷颯挑眉,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張靜之。

        沒想到張靜之正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對張靜之還友好地對她點了點頭。似乎絲毫沒有自己傳聞中可能的未婚妻要被人挖牆腳的不悅。

        蕭軼然很是頭痛,歉意地對冷颯道︰“南佳不懂事,小嫂子見諒。回頭我一定讓她親自登門賠禮。”

        冷颯笑道,“賠禮就不用了,三皇子不用放在心上。”讓蕭南佳以後離他遠點就行了。

        其他人也不可能因為一個蕭南佳的離開就影響心情,自然還是該怎麼玩兒怎麼玩兒,甚至少了一個陰陽怪氣的公主還更加自在一些。

        冷颯一邊漫不經心地听著眾人閑聊,一邊撐著下巴若有所思。

        “想什麼?”傅鳳城低聲問道。

        冷颯輕嘆了口氣,“冷爺的人緣啊,我怎麼這麼招人恨呢?”

        “原來你也知道?”傅鳳城淡淡道。

        冷颯瞥了他一眼,“這是因為誰?”

        就算別的人是她自己得罪的,這個蕭南佳可是傅鳳城這個藍顏禍水招來的,不然好端端的人家堂堂公主找她一個家道中落的人麻煩干嘛?

        “……”傅鳳城無言以對。

        一行人一直玩到了傍晚直接在跑馬場用過了晚飯才準備回程。

        明天張靜之和宋朗就要準備啟程回去了,龍鉞和沈斯年也不能久留,真正比較悠閑的還算是蕭軼然兄妹倆。

        不過蕭南佳這麼能惹事,蕭軼然也不準備久留了。

        當天下午後面的時間蕭南佳都沒有再找過冷颯麻煩,不過冷颯覺得沈斯年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變了。說不上敵意但是肯定沒那麼和善了,顯然他還是更相信蕭南佳一點。

        不過沈少帥就算為情所困也不是傻子,也不至于真的為了這點小事就找冷颯的麻煩。

        讓冷颯好奇的是,沈斯年既然對蕭南佳有意,為什麼不光明正大地追求她呢?

        他不會不知道蕭家和張家想要聯姻的事情吧?

        “少夫人。”徐少鳴和蘭靜袁映三人早就將車開到了馬場出口處等在那里了。一下午三人自由活動冷颯也沒管他們去哪兒了,袁映和蘭靜或許是新人但是徐少鳴肯定不是,自然不用擔心他們走丟了。

        冷颯接過了袁映遞過來的車鑰匙,對兩個姑娘笑道,“下午玩得開心嗎?”

        蘭靜笑眯了眼楮點頭,“開心,少夫人開心嗎?”

        冷颯微微眯眼回味了一下,“我也挺開心的。”把自己的開心建立在別人的不開心之上是人類不可避免的劣根性啊。

        等傅鳳城上了車,冷颯才拉開車門轉身對站在一邊的其他人揮揮手,“各位,回見。”

        宋朗等人都是都是開車來的,雖然雍城不是自己的地盤但是以他們的身份也不愁沒有車用。

        宋朗笑道,“兩位回見。”

        “少夫人不介意…帶我一程吧?”站在龍鉞身邊的張靜之突然開口道。冷颯有些詫異地看著張靜之,“張公子…沒開車來?”

        張靜之很是坦然,“嗯,下午正好搭了龍少的順風車。”

        “……”龍鉞竟然會給你搭順風車?我覺得他更像是想一腳把你踢到車輪下面去。

        “傅兄,不介意吧?”張靜之笑看著已經坐進車里的傅鳳城。

        傅鳳城眼神淡漠地掃了他一眼,“這是夫人的車。”

        “少夫人?”

        “張少請吧。”今天雖然是龍鉞做東,但雍城畢竟是傅家的地盤。總不能連讓人搭個順風車都不給吧?

        “有勞少夫人了。”張靜之毫不客氣地上前拉開後車門,還不忘轉身朝其他人告別然後坐了進去。

        “……”

        冷颯聳聳肩,對眾人揮揮手也坐進了車里發動車子往馬場外面而去。

        看著兩輛車一前一後地離開,宋朗饒有興致地笑道,“槍打得好,馬騎得好,還會開車,傅家這少夫人有意思啊。”

        蕭南佳陰沉著臉輕哼了一聲,這會兒她哪里還能不知道自己輕敵小瞧了冷颯。

        只是要她就這麼認輸也是不可能的,自然也听不得別人稱贊冷颯。

        蕭軼然嘆了口氣,“她不僅會用槍會騎馬會開車,還會打人。南佳,你再胡鬧別怪我告訴父皇,以後你就別想再離開京城了。”

        “你也向著她?!”蕭南佳憤怒地道。

        蕭軼然瞥了她一眼,“技不如人就趁早認輸,別讓自己難堪,別忘了你是安夏公主。”

        “你……”

        宋朗笑了一聲,“我也走了,三皇子,龍兄,沈兄,告辭。”他沒興趣摻和人家兄妹之間的事情。

        蕭軼然嘆了口氣,“宋少再會。”

        “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