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獵人在線閱讀 - 第558章 撒謊

澳大利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292例

書迷正在閱讀︰、、、、、、、、、、、、
        趙子游是在一處私人山莊,宴請的陳樂。

        兩人坐在幽靜的青山綠水之間,在湖水環繞的碧綠湖心亭之中暢飲。

        兩人中間的圓桌上,擺了各種奇珍野味,還有昂貴的名酒。

        滿滿一桌十多個令人賞心悅目的菜色,光是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再加上,是在這幽靜的山林間,在這碧水環繞之間,吹著清爽的山風,嗅著澄澈的水氣,讓人仿佛能在這卸下所有的偽裝與憂慮,徹底放開胸懷大吃一頓。

        趙子游穿著一身略微復古,卻顯得玉樹臨風的白色長袍裝束,大方笑道,“來來來,隨便吃,敞開了吃。”

        根本不用趙子游多說,陳樂也會敞開了肚子吃,在吃別人的東西這方面,陳樂從來不會手軟,……不對,是不會嘴軟。

        就比如現在,他已經把眼前的小碗盛滿了,順便還問服務生要了個大碗,拼命的打菜。

        邊吃邊說道,“你也別客氣,盡管吃,盡管吃,有話我們等會再說,我餓了。”

        陳樂是真的餓了,人在受傷之後,要修補身體,是要消耗很多能量的。

        而趙子游,則就這麼給自己舀了碗,不時的用湯勺嘗一口,靜靜的看著陳樂吃,看著陳樂在那狼吞虎咽的。

        他其實有很多話想說,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最重要的,其實還是,他有一件事他想做。

        他在考慮,要不要做!

        當年,在鴻門宴上,項羽手軟,放跑了劉邦,導致他落得個烏江自刎的結局。

        所謂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他有一種感覺,他的直覺告訴他,不該放任陳樂。

        總覺得這貨,遲早會是個禍害。

        甭管什麼兩人的合作,還是共患難的,此時最正確的做法,絕對是把陳樂埋葬在這湖里。

        一把劍,不需要兩個主人!

        一個時代,不需要兩只真龍!

        最後的兩幅名畫,每幅值一個億的話,那燒掉一幅,讓另外一幅成為孤本,剩下的那幅就能升值十個億。

        一個特別的人,永遠比兩個特別的人,更耀眼。

        據趙子游所知,目前,王族之中,年輕一輩之中,能操控龍劍的,唯有自己一人。

        是的,如果除掉陳樂這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人的話,確實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能操控龍劍的。

        自己應該是獨一無二的人才對……

        “咦,你怎麼不吃啊,你再不吃我可就吃光了啊,我不會客氣的。”

        趙子游的思緒被陳樂突然的言語打斷了。

        他微笑回道,“你吃吧,我吃的差不多了。”

        “那你吃的還挺省錢的啊。”

        在一陣胡吃海喝,風卷殘雲的消滅了一大桌的食物之後,陳樂才感覺稍微有幾分飽了。

        放慢了點吃的速度。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都是些什麼野味,只要味道不錯,管他是什麼呢,能填飽肚子就行。

        “好了,說正事。”

        陳樂邊吃邊說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我該問你發生了什麼事才對,我明明看到你心髒都被挖了,你怎麼還活著?”

        “……“

        其實,陳樂自己也不知道。

        他覺得,是不是黑夜做了什麼。

        不然自己肯定掛了。

        “你看錯了吧,好像沒被挖掉。差了一點。”

        “……是嗎?”

        趙子游當時其實也是被打的七葷八素,頭暈眼花的,視線很有些模糊,也不太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看清楚。

        也許,真的是看錯了吧。

        哪有誰心髒沒了還能活的好好的呢。

        陳樂還指了指自己胸口,“心髒在這跳著呢,你要听听嗎?”

        “算了,我沒興趣。”

        趙子游擺擺手,“我最後只記得,那個鷹鉤鼻的男人一掌把我打飛了,听他們說,叫什麼灰影的,你呢?後邊我就不太清楚了。”

        “……看起來跟我一樣,我也只到這為止。”

        趙子游說著,遞上了一些照片,還有視屏,“你如果想看結局的話,我這里倒是有錄下來。”

        陳樂大致的看了下,在看到陸恆的尸體的時候,還是有點難受的。

        畢竟在最後的時刻,陸恆也是拼盡全力保護了他。

        趙子游淡淡的說道,“這個陸恆的尸體,我沒交上去,讓人保存下來了,你來處理吧。”

        會這麼做的原因也很明顯,趙子游承認最後是陸恆保護了他。

        不然這種吃人的異族,抓到一個都能算他的功績,趙子游卻沒這麼做。

        可見他也是挺有情意的。

        “還有件事就是,你這幾天住在哪里療傷?我怎麼找不到你?”

        陳樂也早就想好了回答,畢竟人家這麼緊張著自己呢。

        他一邊吃東西,一邊隨意的回道,“在一個朋友家里,躲起來了,順便養下傷。”

        “什麼朋友?”

        “好朋友啊,怎麼能隨便告訴別人位置呢。”

        “你說的朋友,不會是那個,黑衣服的女人吧。”

        趙子游說這話的時候,視線緊緊的盯著陳樂,關注著陳樂所有的面部表情。

        陳樂則是一副隨意的模樣,抬起臉頰,看向趙子游,一臉茫然的問道,“什麼黑衣服的女人?”

        “就是最後在你身邊出現護著你的那位,”趙子游稍稍眯起了眼楮,眼神中閃過幾分凌厲,連他自己也沒發現,語氣中已經帶了幾分隱隱的殺氣,“你跟她,是什麼關系,人家為什麼救你?”

        陳樂依舊是一副隨意的模樣,邊夾菜,邊回道,“你在說什麼,最後我看形勢不對,趁你們不注意,拔腿就跑了,什麼黑衣服的女人?”

        然後,趙子游就這麼盯著低頭吃飯的陳樂不說話了。

        這貨在說謊!

        就算所有的都能看錯,當時那個女人,我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頓時,視線中的殺氣是越來越強烈。

        心中的殺意也是越來越龐大,幾乎要脹滿胸膛。

        他發現,自己跟陳樂並不合得來,有一種同性相斥的感覺,有他沒我,有我沒他,就類似這種感覺。

        他想,殺了陳樂!

        不管為了對方臨危不亂的那種決斷,襯托的自己的可笑,或是為了龍劍,又或者,為了那黑衣服的女人。

        不管哪個理由,他都想,在這里,讓這場鴻門宴,畫上句號!

        這世界,不需要陳樂!

        然後,趙子游拿過酒瓶,一臉淡然的給陳樂,以及自己,都倒上了滿杯,淡淡的問道,“使君知龍之變化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