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都市小說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在線閱讀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打臉重生種馬男61

时代中国首席财务官因桃色事件被撤职

書迷正在閱讀︰、、、、、、、、、、、、
        安寧和楊二丑兩口子到縣招待所的時候,蕭元和蕭群兩口子已經來了。

        看到安寧他們過來,顧懷仁和姚娜趕緊起身︰“辛苦你們跑一趟了。”

        楊二丑和顧懷仁握手︰“為了搞清楚真相,這一趟是必須來的,不過你們應該也知道安真在做月子,我們也不好讓她過來,有什麼事情你們和我說,我會把話帶給安真的。”

        顧懷仁兩口子也打听過了楊安真的事情,知道她險些難產,這會兒正在做月子休養,自然不會非得讓她來。

        再者,根據鑒定結果,楊安真可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又怎麼舍得讓自己女兒月子做不好跟著遭罪呢。

        “這件事情不急,咱們先說清楚,安真那里……等她出了月子再說吧,省的她心情不好影響恢復。”

        一听這話就知道顧懷仁是一個對兒女都很慈愛的人,他也是真心為安真考慮的。

        “好。”

        楊二丑點頭答應。

        三家人各自坐下。

        蕭群和何芳芳這會兒還有些不敢置信呢。

        尤其是何芳芳,她一個勁的念叨︰“怎麼不是我的孩子呢?老二怎麼就不是我親生的呢?”

        姚娜耐著性子和她解釋︰“當年咱們四個一起生產,百忙之中抱錯也是很有可能的,之前二十多年我們也沒懷疑過,可最近家里做體檢,我們才發現我家閨女和我們的血型都不一樣。”

        安寧就過去給何芳芳解釋血型的事情。

        “這,這就跟戲文里那滴血驗親一樣嗎?”

        何芳芳雖然不太明白什麼abo之類的血型,但她也有自己的理解。

        安寧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道理。”

        隨後她又說︰“之前咱們國家也沒有親子鑒定,大伙對于血型什麼的也不了解,但現在科技發達了,國內也有了親子鑒定,可以通過血液或者頭發之類的來鑒定兩個人的血緣關系。”

        何芳芳想了好久才接受了這件事情。

        “那,那我的孩子呢?”

        姚娜起身︰“我去叫她過來。”

        姚娜出去沒一會兒,大家就听到隔壁房間傳來一陣陣尖叫聲︰“我不去,我不要過去,我怎麼不是媽你親生的了?我要了你二十多年媽啊,媽,我不要走,我不要認鄉下人為父母……”

        安寧垂眸。

        但她還是看到了蕭群的臉色大變,以及何芳芳眼中的一絲痛苦和難堪。

        安寧坐著沒動。

        蕭元也沒動。

        這個時候,另外一家也來了。

        這一家就是抱了安寧的親姐姐的甦家。

        來的是甦良兩口子以及當年被抱錯的甦雨。

        甦家人來了,四家人全部到齊,顧懷仁又把當年的事情說了一遍,並且把親子鑒定的證書拿出來給大家看。

        說實在話,這里坐著的人沒幾個能看得明白的。

        楊二丑就看安寧。

        安寧接過來看了看︰“爹,娘,這是咱們家的鑒定書,上面是爹和甦雨姐姐的基因對比,你們兩個人的基因相似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極大可能為親生父女。”

        楊二丑渾身一震,然後就看向甦雨。

        別說,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看出這個甦雨長的和葛三妮有幾分仿佛,但是臉型卻又有一點像李翠花。

        甦雨也是一驚,她坐在那里不說話,但是眼中余光也一直在瞄著楊二丑兩口子,看著楊二丑兩口子眼中有幾分親近。

        甦良顫顫微微的問安寧︰“你,你是楊家二姑娘吧,你幫我們看看,我們家……哪個是我們家孩子?”

        安寧拿起甦家的那份結果看了一遍,然後坐過去一行行的念給甦良兩口子听,最後又指著那個數字給他們看︰“這世上沒有任何兩個人的基因是一模一樣的,而叔叔和蕭元這麼高的相似度,基本上就已經可以認定為親生父子了。”

        “也,也就是說蕭家當年抱了我家的孩子?”

        甦良小聲問安寧。

        安寧點頭︰“結果就是這樣的。”

        甦良媳婦耿書花已經看向蕭元。

        但何芳芳拉著蕭元不放手︰“瞎說,老二咋就不是我們家的了,他和他老爺爺長的這麼像……”

        蕭群低著頭一直不說話。

        甦良看看蕭群︰“咱們兩家的關系雖然遠了,可你大概也知道吧,你爺爺和我爺爺可是有親戚關系的,我記得我小時候還听我爹說過,他們倆的相貌是很相似的。”

        屋里坐著的這些人原來心情都不好,大家都是沉默的,可听到甦良這句話,都不由自主的看向甦良和蕭群。

        一直坐著沒怎麼說話的顧志遠突然出聲︰“別說,仔細一看,兩位叔叔長的還真有點像呢。”

        可不就是麼,甦良和蕭群坐在一起,眉間眼可以看出一些相似的痕跡來。

        這麼一解釋的話,也就能說明了蕭元為什麼是甦家的孩子,但卻和蕭家祖上長的這麼像了,也難怪這麼些年,蕭家從來沒有懷疑過蕭元不是他們親生的。

        “我,我養了他這麼大,你們說要就要啊。”

        何芳芳還是拉著蕭元不放手。

        耿書花急了。

        “這是我兒子,你憑啥不給啊,你有你自己的閨女,你憑啥不放我兒子,要說起來,你們家可一點都沒吃虧啊,你閨女跟著顧家在京城享了這麼多年福,你們還有啥不知足的,反倒是我兒子在你們家可受了這麼多年窮啊,我兒子長的這麼好,听說人也聰明,要是好好讀書的話,說不定能考上大學,就是因為你們抱錯了,才耽誤了他這麼多年。”

        說著說著,耿書花跑過去抱著蕭元就哭︰“我可憐的兒啊,咱們住的那麼近,可母子二十多年相見不相識,我,我是當娘的,我只要一想起我兒子受了這麼多年苦,我這心里就跟刀割似的。”

        耿書花那是真哭。

        哭的眼淚鼻涕一大把的,一看她就是真心覺得蕭元受了苦,她在心疼。

        甦良手足無措︰“別,別哭了啊,這不,咱找回兒子了,找回來了,往後咱對他好點,把這麼多年的虧欠都補回來。”

        耿書花哭了一會兒才拉著蕭元坐下。

        姚娜和顧志高兩個人拽著顧雪晴進了屋。

        進來之後,姚娜就指著蕭群和何芳芳對顧雪晴道︰“看見了吧,那邊坐著的是你親生父母,你趕緊過去叫一聲。”

        “我不要。”

        顧雪晴驚聲尖叫。

        她抱住姚娜不松手︰“媽,我知道錯了,我不該任性,我,我再也不敢了,你們別不要我啊,別不管我,你們把我趕出去,我可怎麼活啊。”

        姚娜冷笑一聲︰“我問你,我讓你和易啟航分手,你同意嗎?”

        顧雪晴愣了一會兒才使勁搖頭︰“不,你不能這麼狠心,我,我和啟航真心相愛,你不能拆散我們。”

        姚娜臉上帶著幾分疲憊以及被狠狠傷過的失望︰“之前我們早就說過,你想跟易啟航在一起,那就別認我們,我們顧家沒有你這種不要臉的女兒,現在我還是這麼說,而且,你本不是我顧家的女兒,憑什麼還想著留在顧家,你得了顧家的好處,回頭就給顧家臉上抹黑,敢情所有的好都是你的,不好都是別人的?你這是自私自利……”

        “說這些做什麼?”

        顧懷仁揉了揉額角︰“雪晴,你既然找到了親生父母,那往後咱們就當陌生人吧,我們顧家這二十多年來在你身上的投資我們也不收回,你名下的資產還是你的,只是,往後你別再打著我們顧家的名號行事,我們父女之情從此一刀兩斷。”

        顧懷仁這話說的不留一絲余地。

        顧雪晴听後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她怔怔的發呆很久,然後就看向安寧。

        看到安寧的時候,她眼中冒出刻骨的仇恨來。

        她從地上躥起來,指著安寧罵︰“是你,都是你這個小賤人,你不但勾搭啟航,你還對著志遠胡言亂語,肯定是你說我不是顧家親生女兒的,一定是你,我打死你。”

        顧雪晴一邊罵一邊沖了過去。

        她伸出手,十根手指上尖尖的指甲就要撓到安寧臉上。

        安寧抬腳,一腳把她踢出去老遠。

        何芳芳驚叫一聲︰“你沒事吧?”

        然後她跑過去扶顧雪晴。

        顧雪晴起身,何芳芳回頭憤恨的看著安寧︰“你干嘛打她?”

        蕭群也很不滿的瞪向安寧︰“這是我的女兒,你憑什麼打,真當我蕭家沒人了?”

        何芳芳還指揮蕭元︰“老二,你替娘收拾她一頓,要不然,她真當咱們蕭家好欺負的。”

        蕭群和何芳芳還記恨當初他倆跑到楊家認親家的時候楊二丑給他們沒臉呢,這會兒就想收拾了安寧,也讓楊二丑丟人。

        可是,他倆都沒有想到蕭元可不會听他們的。

        蕭元起身坐到甦良身邊︰“你們既然已經認了親生女兒,那就說明我和蕭家沒有關系,我是甦家的兒子,不是你們家的老二了,憑什麼還要幫你們揍人?”

        他還笑盈盈的看著安寧︰“再說,我瞧著寧寧打的很對嘛,顧雪晴這種女人就該打,寧寧打的還算輕了,要不是給你們面子,我都想踹她。”

        “你,你……”

        何芳芳指著蕭元,差點沒氣的背過氣去。

        姚娜看著顧雪晴被打的不輕,眼中閃過一絲心疼,她起身想要替顧雪晴說幾句話,卻被顧懷仁拉住。

        顧懷仁低聲道︰“你不想認親閨女了?”

        姚娜這才反應過來,她親閨女可是安寧的姐姐,而且姐妹兩個感情好的很,如果她得罪了安寧,說不定她親閨女會記恨她,到時候,指不定能不認她呢。

        想到這個,姚娜就又坐下了。

        她雖然還有些心疼養女,但親閨女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她還是分得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