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其他小說 - 游戲王者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返程

新闻1+1丨朱民:全球经济进一步恶化 经济金融合作特别重要

書迷正在閱讀︰、、、、、、、、、、、、
        三個人再次醒來的時候,時間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這里的景色還是那萬年不變的樣子,天上永遠帶著深沉的微光,映照在光禿禿的不周山上,無比蒼涼。

        雖然齊貞是三個人中消耗最大的那一個,然而由于寫輪眼的存在和他自身精神力的無比強大,因此他理所應當是最先醒過來的那一個。

        頭胸腹肩,被余良打過的地方還是有些隱隱作痛,但是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齊貞略微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狀況,深吸了幾口氣,頗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然後他便看到了依然躺在地上的李強和孟然,還有李強身旁那灘刺眼的血跡。

        想不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如願的拿到了承天柱的柱石,代價是小隊的分崩離析,值得與否的問題齊貞不想去考慮,就像林嘯和李三的死亡一樣,這些都是難以預估的偶然事件,只能證明小隊並不是像表面看起來那樣鐵板一塊,正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堅固的堡壘總是從內部攻破的,在蜀山發生的事情已經明明白白的教育了小隊眾人,自身有瑕疵就不要怪人家趁人之危。

        曾經歷過無數次的游戲中的隊友來來往往,在raid副本的時候因為沒辦法承受滅團的痛苦而半路解散,這讓齊貞養成了一個十分果決的態度。

        在面臨任何困難的時候,都要努力向前看,所謂追憶和後悔,就留到功成名就以後再說吧。

        在等待李強和蔣燕兩個人醒來的時間里,百無聊賴的齊貞開始仔細觀察起這個平台,還有平台上的柱石。

        有一點是他在醒來之後才想起來的事情,在這個游戲的上古傳說中或許也有一個名字叫共工的水神撞倒了不周山的承天柱,面前這塊灰撲撲的石頭大概就是殘垣斷壁之中的一塊,而現在這個地方,準確來說是小隊眾人所走過的路,有一個更為霸氣且貼切的名字——盤龍鎮柱。

        原本齊貞還想著和餃燭之龍再溝通交流一下,想著是不是能討價還價得到一些額外的好處或者是彩頭,畢竟來到這里之後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連點補償都沒有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後來想了想還是罷了將燭龍再次呼喚出來的念頭,畢竟對方沒有一口噴死自己便已經是法外開恩了,對于這種完全不在一個維度上的生物來說,無論人間發生了多大的災難,其實對它來說都不會在心里留下任何痕跡。

        活了上萬年的家伙,什麼東西沒見過?又哪里會在意三界的小打小鬧?

        齊貞想到這里還是覺得自己的格局有些小了,大概是因為一直就在任務的細節中做功課,已經很久沒有站在一定的高度上思考問題了。

        慣常齊貞玩游戲,總會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這個游戲設計思路究竟是什麼,以及設計師為什麼要設置這樣的任務或者劇情?

        這是典型的網游思維,單機游戲大多會做一些故事驅動型的流程設計,網游也會有,只不過加入了許多團隊協作和競技性的內容,大大削減了劇情驅動的內容,畢竟人玩游戲有什麼意思,人玩人才是一件這個世界上永不止歇又其樂無窮的事情。

        games    world里面,雖然很多游戲都是單機的游戲內容,看起來任務的推進都是在根據故事主線來走的,其實內核上並不完全一樣。

        硬要說的話,這里的游戲更像是《求生之路》一類的游戲模式,也就是所謂的多人聯機劇情推進的方式。

        再加上繁復的游戲內容設計以及npc真人化的設定,讓整個游戲都變得十分復雜,齊貞甚至很難具體去定義游戲的類別,或者說,自己本身就是一個mmorpg的主角吧。

        齊貞的思考沒有中斷,李強和孟然卻已經先後醒來。

        人醒沒醒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但是想不想醒卻是根據個人自身的情況。

        李強就不太想醒過來,主要是他一旦醒過來,腦海中就會不斷反復的回放剛剛在龍道上面的場景。

        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激發那個蓄力激光炮?是對余良的實力太過信任?是自己的內心太過憤怒?是原本自己就積攢了許多難于人言的怨氣需要發泄?還就僅僅是想要保護齊貞不再受到余良的打擊和傷害?

        李強不知道,即便他自己真的很想知道,但他只要一回想,就會無比痛苦和難過。

        為什麼燕子會出現在那里,我明明在那一瞬間看到她了,為什麼還是扣下了扳機?

        人的一生當中都會受到外界的各種質疑和挑釁,有的心態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有的人心態不好,永遠沒辦法忘卻這些事情,甚至會在心中留下陰影。

        但無論是一笑置之的,還是深藏心間的,質疑永遠是外人的,對于當事人來說,活的再辛苦也要把自己努力活得更加漂亮一些,所謂砥礪前行,不過如是。

        最可怕的是自我質疑,那是真的會要人命的。

        李強現如今就正處在這種強烈的自我質疑和自我否定當中,或許是他自己內心之中從來沒有對自己產生過這麼大的否定,以至于這個原本鐵骨錚錚的漢子現在看起來居然有些佝僂。

        他的腦海中一直在回想燭龍說的最後一句話——我要你的命做什麼?

        他依然沉默,只是與之前冷眼旁觀或者成竹在胸的狀態,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行尸走肉。

        最後醒過來的是孟然,她的醒來要比其他兩個人的動作大的多,或許是作為曾經刑警的職業習慣,她醒的時候先是閉著眼楮感受了幾秒鐘,然後上半身孟然坐了起來,同時眼楮睜開,四下張望。

        她看到了齊貞和李強,然後很快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她剛想張口問余良和蔣燕哪里去了,話到了嘴邊卻又被她再一次咽了回去。

        她繼而開始悲傷。

        就像是一個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

        她也有點後悔醒過來了,只是她昏過去之後,就已經快要把這件事情忘記了。“你們醒了就好,準備一下,我們回蜀山。”齊貞的後背對著二人,淡淡說道。

        似乎知道二人在想什麼,齊貞沒有轉身,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心里都不太好受,之前是因為沒有辦法,現在我倒是有幾句話想跟你們兩個人說說。”

        “余良和蔣燕大概率短時間內不會回到小隊和我們一起行動了,我相信余良自己也一定會想辦法去找拯救蔣燕的方式,再懊惱或者後悔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我們只能向前看,如果現在你們兩個人有誰想現在退出的,我沒有意見,即便只剩下我一個人,也會繼續將游戲進行下去,這畢竟關乎著我們最終是否能離開這個游戲。”

        “我們顯然不具備去封印神魔之井魔氣泄露地點的能力,現如今蜀山的鎖妖塔封印穩定,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當我們將這塊石頭拿回蜀山,也就意味著屬于我們的任務真正結束了,那麼或許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個游戲。”

        “我倒是不求你們現在就能立刻打起精神,你們也可以選擇在這里呆著,一直到游戲結束為止。”

        齊貞說完話,不管暗自神傷的兩個隊友,準備帶著柱石離開。

        他彎下腰,單手去拿地上的半頭殘磚,然而讓他驚異的事情發生了——他拿不起來。

        無論他怎麼用力,雙手加雙腳,都沒辦法將這半塊柱石移動半分。

        齊貞有些生氣。

        剛剛還準備慷慨陳詞給兩個隊友留下一個瀟灑無比的背影,然後準備以此反向激勵他們可以振作起來,結果瞬間破功。

        他開始覺得是不是餃燭之龍是在戲耍他們,在石頭上施加了什麼法術之類的。

        但是他仔細想了想,又覺得這麼大一個神仙根本沒必要對小隊如此做,犯不上。

        那麼原因便只剩下一個,這個承天柱的柱石,就是這麼沉。

        于是他又不得不擺出一副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沖著李強說道︰“隊長,還得麻煩你。”

        無論是孟然還是李強,在听了齊貞的話之後,心中都發生了一些變化,至少臉上不再掛著深入骨髓的悲傷和麻木,好歹眼楮里面算是有了幾分神采。

        李強穩了穩心神,點了點頭,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辛苦你了。”

        這四個字簡單,但是內里的含義卻極多,齊貞沖著李強點了點頭,盡在不言中。

        雖然不能指著隊長能馬上再回到巔峰的心理狀態,但是他緩過來一些,這很好。

        孟然依然有些心不在焉,但是也沖著齊貞點了點頭。

        李強走到柱石旁邊,也不見他如何動作,半塊殘磚便消失在原地。

        齊貞對著剛剛燭龍消失的方向抱拳行禮。

        禮多神不怪吧。

        回來的路總是比去的時候快上不少,于是只剩下三個人小隊花了一個時辰左右,便回到了龍尾的地方。

        三個人一路都沒怎麼說話,想必接下來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