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其他小說 -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在線閱讀 - 第十章 最後的囑托

视频|券商和地产强势领涨后 明天大盘会否越走越稳?

書迷正在閱讀︰、、、、、、、、、、、、
        突如其來的煙霧籠罩了全場,將所有人的視線遮蔽。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聲重物撞擊牆壁的震天聲響。

        當煙霧散去之後,柯南第一個站起來尋找落合館長的痕跡,但那位蒼老的身影已經消失,取代而之的,則是牆壁上那個巨大的坑洞。

        “這是……”

        坑洞很大,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外邊的景色,看起來,落合館長的消失和這個坑洞的出現有著莫大的關聯。

        但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才能在一瞬間沖破牆壁?剛才並沒有听到炸彈爆炸之類的聲音啊。

        一瞬間,柯南的心中掀起了萬丈波瀾。

        而他怎麼也想不到,落合館長此刻已經來到了距離美術館幾公里外的樹林里。

        嗖——!

        伴隨著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落合館長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濺起了一陣泥土。

        他拍了拍恍惚的腦袋,抬起頭,卻發現一位全身黑金的狼盔騎士舒展著黑色雙翼緩緩落下。

        嗡——!

        鎧甲解除,露出了一張蒙著圍巾的臉龐。

        此刻,月亮已經冉冉升起,清冷的月光穿過林間枝葉的縫隙灑在大地上,斑駁的光點讓落合館長看清了白色大衣上的紅色三角形徽章。

        一瞬間,落合館長眼中的紅光大盛,發出的聲音,也變得極其恐怖。

        “那個標志是……原來如此,你就是追到這個世界的魔戒騎士啊(魔界語)。”

        “看起來已經不需要驗證了啊。”

        話雖如此,但雷爾夫還是掏出了魔導火,透過青色的火苗確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後,他才重新舉起魔戒劍。

        “要砍了我嗎?牙狼,只是,這個人的靈魂依舊還在反抗呢,你真的要動手嗎?(魔界語)”

        聲音中帶著戲謔,話中的內容讓雷爾夫皺了皺眉頭,他舉起了自己的左手,將扎魯巴對準了落合館長。

        【沒錯,那個人類的靈魂依舊還在反抗著,不過看起來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是嗎……”

        “所以說,真的要動手嗎?這個人類的靈魂依舊存在著,砍了我就相當于殺了他——”

        還沒有等他說完,雷爾夫的劍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匆忙之際,霍拉舉起手里的騎士劍擋下了這一擊。

        “殺他的是你,不是我!”

        只是這麼簡單的回應著。

        眼前的落合館長,雖然靈魂依舊在反抗,但身體已經徹底變成了魔獸,即使是那不斷反抗的靈魂,也堅持不了多久,這種狀態下,雷爾夫使用文字之力也無法拯救對方。

        所以,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將他連同霍拉一起斬了,讓他的靈魂得到安息。

        這份意志似乎也通過劍,傳達到了落合館長的心中。

        那雙眼楮中的紅光減弱了許多。

        “拜托你,殺了它……”

        “我會的。”

        雷爾夫答應著,整個人凌空飛起,一個三連踢重重擊打在落合館長的身體上,足以擊碎岩石的力道卻只能讓其連連後退,好無大礙。

        受此重擊之後,落合館長眼中的紅光再度興盛起來。

        無數的魔界符文從全身涌現,漆黑的邪氣從其中迸發。

        當邪氣斂去之時,落合館長的身體已然消失,取代而之的則是猙獰的魔獸身體。

        整體形象與中世紀的鎧甲極為相似,但猙獰的面孔和尖利的牙齒卻從面罩中爆裂開來,漆黑的尖刺遍布于手肘和小腿之間,黑紅相間的騎士劍浮現于手中。

        這就是,附身落合館長的霍拉的真面目。

        見此,雷爾夫也沒有遲疑,高舉魔戒劍召喚鎧甲,神聖的光輝照亮了這片森林。

        一黑一金,惡魔與騎士同時浮現在這片異世界的大地上。

        “吼——!”

        伴隨著獅子般的低吼聲響起,這場戰斗正式拉開帷幕。

        戰斗短暫的出乎意料。

        兩道身影交錯而過,雙方的兵器在鎧甲上劃出道道火花,隨即,二人同時回轉,抬手出劍。

        噗呲——!

        惡魔的騎士劍劃過雷爾夫的肩膀,與魂鋼摩擦,迸射出電火花般的景象,而牙狼劍卻順勢沒入對方的咽喉。

        高下立判!

        噗呲——!

        收劍入鞘,帶起了一溜血花,一道金色的劍痕留在霍拉的咽喉處。

        “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淒厲的叫喊聲,霍拉身上的邪氣驟然消散,緊接著被牙狼劍封印,魔獸之軀也迅速崩潰,無數漆黑的血液噴灑在黃金鎧甲上,卻在一瞬間就被蒸發,沒有留下絲毫好痕跡。

        當魔獸之軀消散的時刻,取代而之的則是落合館長那蒼老的面容,伴隨著霍拉的敗落,落合館長的身體也燈枯油盡,一陣踉蹌之下,不受控制的朝著地上倒去。

        見到這一幕,雷爾夫瞬間解除了鎧甲,上前一步將其接住,緩緩的放在地上。

        “咳咳咳~當初,在知道吸引我的聲音是惡魔之後,我就一直期待著,會有騎士對這個惡魔執行天罰,而我成為惡魔之後,也將會迎來這個結局,咳咳咳~”

        一開口,落合館長就像是突然蒼老了十歲,咳嗽聲不止。

        但是,那雙眼楮卻睜得很大,散發著堪比皓月的光芒。

        那是最單純的執念。

        這位館長的內心,就像是孩子一樣,愛著自己的美術館,愛著那些藝術品。

        在他的心中,今天的結局就像是那些藝術品所描繪的故事一樣,被惡魔吞噬的人類,在騎士的幫助下,其靈魂得到了救贖。

        “放心吧,那個惡魔,不會再出現在這里了。”

        “是嗎……謝謝你,咳咳咳~斬殺惡魔的騎士也會被惡魔的鮮血所污染,這是那幅畫要表達的意思,但是,在看到你那身鎧甲之後,我就開始這樣想了,當騎士的光輝足夠強盛時,任何黑暗都不能將其吞噬掉……感謝你,讓我看到了這景象,騎士……”

        最後的話語消失,落合館長緩緩的閉上了眼楮,他的軀體,也緩緩的消散,隨風逝去。

        幾秒鐘後,雷爾夫站了起來,森林中,落合館長的身影已經無影無蹤,只剩下插在地上的騎士劍似乎在訴說著這一切。

        “這份光輝,是不會被吞噬的。”

        夜風下,雷爾夫似乎是對著落合館長承諾道。

        而這一幕,也被有心人看在了眼中。

        “原來如此,狩獵惡魔的騎士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啊……”

        潔白的披風伴隨著月光緩緩落下,怪盜基德的身影,出現在雷爾夫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