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小說 - 其他小說 -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在線閱讀 - 第九章 騎士與惡魔

博耳电力料2019年度亏损大减或亏转盈

書迷正在閱讀︰、、、、、、、、、、、、
        在柯南世界中,作為主角的柯南具有走哪哪死人的神奇體質,如果是在平常,這也只是讓人吐槽一下。但是在霍拉入侵的這個前提下,這一點就顯得很重要。

        畢竟,殺人犯怎麼想都會有陰我存在吧!

        而且,扎魯巴傳來的反應,也確定了這份猜測的可行程度。

        【有意思,還真有用啊,確實有霍拉的氣息傳來,要去看看嗎?】

        “嗯,而且看起來已經出事了。”

        望著在美術館門前鳴笛的警車,雷爾夫皺起了眉頭,他徑直詢問起了守在門前的警察。

        “警察先生,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好意思,這里有案件發生,閑雜人等不能入內。”

        得到了這樣的回復,雷爾夫到也並沒有繼續問下去,畢竟現在這情況已經說明了一切。

        他離開了美術館的正門,轉了一圈,從美術館後方的窗戶上翻了進去。

        現在的美術館中已經被警察所包圍,不過看這樣子的話,似乎都集中在了最里面的房間中,稍稍探尋了一下,雷爾夫朝著前方走去。

        與此同時,這案件在柯南的眼中已經顯露出真相。

        並非是多麼復雜的案子,雖然作案人的手法很精巧,但留下的破綻也同樣致命。

        案件並不復雜,今天下午,收購了美術館的老板真中被發現死在了美術館內,在展覽鎧甲的地獄之間中,整個人被一把十字劍釘死在了牆上。前來參觀的柯南三人恰好發現了這一幕,並迅速報警。

        然而,當警察到來之際,通過館內的監控錄像卻發現是一個身穿鎧甲的不明人物殺死了真中,不過,在監控中警方發現,真中最後在一張小紙片寫了什麼。

        通過紙片上的內容和現場掉落的原子筆認定館員窪田是凶手。然而柯南卻明白,這一切都是落合館長所計劃的。

        想到這里,他裝作想要上廁所引得落合館長露出了破綻,讓真相大白。

        “館長先生,你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

        目睹了這一切的毛利蘭顯然不太願意相信這一切,畢竟她對于這位館長的印象十分好。

        “很簡單,因為我不能容忍,讓一個惡魔來玷污這座神聖的美術館!”

        迎著眾人震驚而又不解的目光,落合館長卻相當坦然,以很鄭重的語氣說出了自己的原因。

        “那個家伙,是個貪得無厭的人,他接受了這座美術館之後,就會讓它徹底關門,我絕對不能允許,這間美術館,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每當看到那幅畫的時候,我都會感到它正在我的耳邊低語,讓我做出決斷,執行我認定的正義。”

        “它?是指畫中的騎士嗎?”

        柯南一臉好奇的問道。一個完整的起因在他的腦海中形成,對于美術館執念過甚的落合館長,決定以騎士的身份解決他心中的惡魔。

        “而且,因為窪田先生破壞和私自販賣藝術品的行為,也讓你將嫁禍的目標放在窪田先生上的,對吧?”

        “真是難以置信呢,小朋友,一切都瞞不過你那雙幼小而純真的正義之眼呢,現在不打算去廁所了吧。”

        “呃?????哈哈哈哈??????”

        柯南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答話,只能以不好意思的笑容掩飾過去。

        不過就在這時,落合館長的下一句話卻讓他的笑容凝固了。

        “但是有一點你猜錯了,在我耳邊低語的不是騎士,而是惡魔啊。”

        “唉?”

        這一句話,莫名的讓所有人的人都感到了一陣含義,就連柯南也是如此。

        落合館長並沒有管這些,而是背著手,自顧自的說道,似乎是閑庭信步一般,來到了名為天罰的畫作面前。

        “那一天晚上,當我凝視這副畫的時候,它的聲音也在我的耳邊響起,我很清楚,那是惡魔低語,絕對不能相信,但是最後,我還是接受了他的蠱惑,畢竟,僅僅靠我自己的力量想要殺死一個中年人還是太勉強了。”

        的確,讓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身著中世紀的鎧甲殺一個中年人,就算是出其不意的偷襲也太過于勉強,更不用說,落合館長是單手將其提起,釘死在牆上的。

        “所以,我雖然執行了正義,但我也變成了惡魔,斬殺惡魔的騎士也被惡魔的鮮血所污染,當他生出惡意之時,騎士也就變成了惡魔??????”

        “好了,落合館長,既然你已經認罪了,請跟我們走一趟。”

        前來查案的目暮警官並不打算繼續听下去了,心中莫名的緊張感讓他決定直接抓捕落合館長,盡早將這件案件了結。

        然而就在這時,落合館長的動作卻讓他直接將手放在了配槍上。

        “落合館長,你在干什麼?不要一錯再錯了!”

        “我沒有錯,警官先生,殺死惡魔並沒有錯,懲罰窪田這種人也沒有錯,唯一的錯誤,就是我已經成為了惡魔了吧。”

        眾目睽睽之下,落合館長伸手拔出了一把展覽用的騎士劍,雖然是展品,但卻是真正的古代兵器,開了刃的存在。

        “不過,我現在依舊不能原諒窪田的行為,他的所作所為,不僅侮辱了這座美術館,也玷污了這些展品,說到底,已經成為惡魔的我,就做些惡魔應該做的事情吧!”

        如此說著,落合館長蒼老的身體頓時行動起來。

        而一直注意著他的目暮警官干脆利落的連開三槍。

        然而,落合館長迸發出難以想象的靈活性,在目暮警官開槍的那一刻,就已經調整身體,輕巧的躲過這三發子彈,高舉騎士劍朝著滿臉恐慌的窪田沖去,雙眼中,隱隱有紅光閃動。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沖到了他的面前,潔白的長腿如同鞭子般橫掃而過,精準的打擊在落合館長的手腕上。

        砰——!

        受此重擊,落合館長的身體停了下來,下意識捂住自己的手腕,抬頭一看,卻發現是毛利蘭阻止了他。

        “夠了,落合館長,你不是說過你最喜歡這些藝術品了嗎?而現在,你的行為不也是在玷污這件藝術品嗎?!”

        小蘭的話似乎觸動了落合館長。

        他下意識的低下頭,看著手中的騎士劍。

        就在這時,一個白色球體忽然滾到了人群中間。

         ——!

        一聲輕響,在眾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白色的煙霧頓時充斥在了整個房間中。